HOME > BOOK >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A Queer Invention in Taiwan: A History of Tongzhi Literature)

紀 大偉 (CHI, TA-WEI) 20170125 聯經出版公司, 520p.

鳴叫
last update: 20201127


■紀 大偉 20170125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A Queer Invention in Taiwan: A History of Tongzhi Literature), 聯經出版公司, 520p. ISBN-13: 9789570848755 NTD$650 [博客來] ※ o/tsds

■内容

引自 博客來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看見完整建構台灣同志文學史發展!

  「同志文學」是「讓讀者感受到人事物的文學」
  「同志文學史」是「立基於同志文學的公眾歷史」
  公眾歷史就是有別於主流史觀的另類記憶

  紀大偉的論著《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爬梳長達一甲子的台灣公眾歷史,從美國主導冷戰的1950年代,一路細數到「後冷戰」的21世紀初期,各類型台灣同志文學作品,包括長、中、短篇小說,散文、詩、劇戲等。

  《同志文學史》有別於主流歷史的另類文化史論著,頻頻探問:
 1950年代如何早在白先勇進入台灣文壇之前就打造了「識讀」同性戀的「想像共同體」?
 1960年代白先勇大放異彩之際,他的文壇前輩、平輩怎樣在作品裡描繪其他同志的主體效果?
 1970年代台灣文學中,女性嘗試和同性配對的時候,同時期的男性怎樣獨闖「內在」的美國?
 1980年代,新興的「核心家庭霸權」怎麼和人道主義協力催生同志的悲情?
 世紀末的「愛滋」、「同志」、「酷兒」等等外來語進入台灣之後,如何與本土語境互相激盪、彼此改寫?
 到了21世紀,台灣同志又怎麼過渡到「液體現代性」?

  一甲子以來,台灣同志文學裝滿了被恐懼、被排擠、被侮辱、被摧毀、被偷偷祝福的種種難言之隱。紀大偉的《同志文學史》就是貓一樣踮腳起來,回顧難言之隱的旅程。本書選取文本討論對象的「積極策略」是「求多不求精」,而不是「求精不求多」:書中每一章大致對應了每個年代(每個十年,例如1960年代),每一章都避免聚焦在那個年代極少數、極菁英的兩、三種台灣同志文學,反而盡可能納入同一個年代內十種以上的文本,才能呈現每一個年代的眾聲喧嘩風貌。

  《同志文學史》引用的台灣本土文獻可以上溯至20世紀初期,下探至21世紀初期。在超過一百年的時光中,「呈現同性戀」的台灣印刷品文本(包括「被視為文學作品」的美文,也包括「不被視為文學作品」的報上社會新聞)幾乎不曾在任何一個年代缺席。呈現同性戀的印刷品享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本書細數一甲子的歷史(六個年代;六個十年),包括(1)1950年代;(2)1960年代;(3)1970年代;(4)1980年代;(5)世紀末;(6)21世紀初,橫跨三個時期,依序是(1)冷戰之前時期(從20世紀初期至1940年代,也就是日本統治台灣時期),(2)冷戰時期(從1950年代以降,也就是國民黨統治台灣時期),以及(3)後冷戰時期(從20世紀的世紀末直至21世紀初期)。

  本書共分8章,第1章〈緒論──台灣的發明〉簡單扼要指出:「同志文學史就是台灣的發明」,強調「同志文學」不僅僅可以視為一種「文類」,更可以視為「領域」:這個領域需要在重視作者之餘承認讀者的貢獻,需要營造眾聲喧嘩的文本對話環境。同時,這一章也說明「同志文學史」是一種和「主流歷史」互別苗頭的「公眾歷史」。

  第2章〈白先勇的前輩和同輩──從20世紀初至1960年代〉指出,白先勇雖然是台灣同志文學史的先驅之一,但先驅畢竟也自有前輩和同輩。早在白先勇之前就有各種前輩投入同性戀的呈現。

  第3章〈愛錢來作伙──1970年代女女關係〉指出,台灣女同志文學要等到1970年代才密集出現。雖然早在日本時期、戰後初期的報紙就已經不時披露女同性戀新聞,但是女同志文學風潮要到70年代才浮現。這個文學界的風潮呼應了現實生活中女性經濟地位的改變:多虧冷戰全球布局之「福」,台灣變成美國的代工廠,因而在70年代體驗「經濟起飛」。本土女性紛紛進入工廠、職場,爭取到較多的經濟自主,可以開始想像女女作伙的生活。

  第4章〈誰有美國時間──一九七○年代男同性戀者〉發現「美國」在台灣文學中千呼萬喚始出來:雖然戰後台灣長期受到美國宰制、1960年代文學早就展現了美國式「現代主義」痕跡,但是要等到70年代本地文學才開始明確寫出「美國」:將「另類的人」(男同性戀者)和「另類空間」(美國)連結在一起,暗示「另類之人」要在「另類之國」才得以倖存。

  第5章〈罷家做人──1980年代〉主張「同性戀罷家」現象在1970年代末畫下了分界線:分界線之前,台灣文學裡的同志幾乎不和家庭衝突;分界線之後,台灣文學裡的同志和家庭決裂則幾乎成為鐵律。

  第6章〈翻譯愛滋、同志、酷兒──世紀末〉經歷了從「冷戰時期」進入「後冷戰時期」的歷史轉折,強調,「同志文學在二十世紀末蔚然成風」的現象除了可以歸諸於1987年的解嚴,還可以更往前推一點,歸諸於「愛滋」字詞與相關脈絡的「翻譯遭遇」。

  第7章〈固體或液體的同志現代性──二十一世紀初期〉借用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的「液體現代性」(liquid modernity)觀念,解釋同志文學面臨的變局:「去中心」的液體現代性崛起,以既有體制為中心的固體現代性則持續失勢。

  〈後記──中國在哪裡〉與其是要議論「同志文學」和「中國文學」的關係,不如說是要指陳一個較少為人談論的事實:同志文學史幾十年來的發展剛好見證了「中國」隨著時代變化的「有/無」。

■目錄

引自 博客來

《台灣與東亞》叢刊發行旨趣/陳芳明
看待台灣文學史的另一個方法──《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序/陳芳明
自序

第1章 緒論──台灣的發明
 一、本土文學的「同志現代性」
 二、作為「公眾歷史」的同志文學史
 三、取決於讀者感受──而不只取決於作者意圖
 四、扼殺「雙性戀」與「異性戀」的「是非題」
 五、定義,特徵
 六、研究方法:歷史怎麼做
 七、章節安排:年代、時期

第2章 白先勇的「前輩」與「同輩」──從二十世紀初至一九六○年代
 一、先有讀者,才有作者
 二、追認冷戰之前的資產
 三、1950年代:同志文學史的關鍵十年
 四、白先勇作品內外的眾聲
 五、《重陽》有資格嗎?
 六、早熟:初中生也堪稱同志主體嗎?
 七、為歐陽子翻案
 結語

第3章 愛錢來作伙──1970年代女女關係
 一、自由的幻影
 二、「工作讓人自由」
 三、強調經濟,「不強調」情慾
 四、歐陽子和白先勇的女女情仇
 五、李昂筆下的「性知識」
 六、玄小佛和郭良蕙遇到「大家」
 七、值不值得被紀念的過去
 結語

第4章 誰有美國時間──1970年代男同性戀「者」
 一、外在美國,內在美國,美國時間
 二、外在的美國
 三、內在的美國之一,野人咖啡室
 四、內在的美國之二,新南陽戲院
 五、內在的美國之三,醫生診所
 六、「否寫美國」的王禎和劇本
 結語

第5章 罷家做人──1980年代
 一、作為公眾平台的《孽子》
 二、罷家,做人,告白
 三、在人道主義的王國裡
 四、墮落的核心家庭
 五、出國決勝負的「朝聖」
 六、女子家庭代工
 七、男子家庭代工
 結語

第6章 翻譯愛滋,同志,酷兒──世紀末
 一、從「解嚴」還是從「愛滋」開始算起?
 二、翻譯遭遇
 三、愛滋:從國外到本土
 四、同志:哪一種公共?
 五、酷兒:在人道主義的王國外
 結語

第7章 固體或液體的同志現代性──21世紀初期
 一、詩:從難以指認之苦,到不必發現之樂
 二、長篇小說:蒼蠅與膏油
 三、跨性別時間
 四、原住民:從僵化的客體到軟化的主體
 結語

後 記 中國在哪裡
 一、今昔之比
 二、「同時存在」之謎
 三、冷戰的小孩
 四、視覺至上主義之外

參考及引用書目
附錄 作家年表
索引



*作成:高 雅郁
UP: 20191108 REV: 20201127
台湾障害学会  ◇BOOK
TOP HOME (http://www.arsv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