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中文) >

障害者运动/学于日本・1――开端

立岩 真也 2010
[English][Korean][Japanese]

1/

last update:20120517


前言

Exploring Disability (2nd Edition)』封面   这个9月份,Colin Barnes和Alison Sheldon来到日本,在立命馆大学院进行了集中授课。又在障害学会(东京大学・驹场校区)作了演讲。当时所使用的教科书是Exploring Disability (2nd Edition)(Barnes & Mercer[2010]、有日本语翻译的初版是Barnes, Shakespeare & Mercer[1999=2004]),其中并没有提到日本的障害者运动或「障害学《的内容。这也是很当然的,因为我们在向杂志投稿等方面,并没有积极向海外传递信息。
『生的技法――从家和设施里出来生活的障害者的社会学』封面   于是在此,决定撰写一些关于日本的障害者运动,以及关于障害的言论和学问的文章。我们曾经写过『生的技法――从家和设施里出来生活的障害者的社会学』(安積等[1990]、增补改订版为[1995])这本书(韩国语版有此书的全译,能读韩国语的人可以读一下。)那时尚没有障害学这个词,后来次数也被介绍为障害学这个领域的早期著作。这本书里我所写的几章当中的一个「快・缓――自立生活运动的生成与发展《(立岩[1990→1995])是关于障害者运动与政策的历史的章节。因为写了很多细节、很多对日本的人们才有意义的内容,在此讲这样的部分大幅省略,或加以补充之上,以下对日本的运动加以介绍。

开端

  日本的近代,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围绕障害者的政策和实践,首先是以促进职业性更生(rehabilitation)为主的。在此,自立一词被专门用于指经济上独立生活,对此方面加以促进被定位为政策实施的重要部分。同时在这一时期设立的设施当中的很多都依次为目的,或至少以此为理念。其次,则是收容设施的扩充政策,被用来作为无法在家庭生活时的解决方案。于是,作为更生设施而设立的设施在很多时候,也带有作为经济上无法独立生活者的收容设施的意味。若是达上到职业上的自立,也会有为了让身体和精神等的功能恢夊的医疗和教育方面的介入。而且,关于政策实施对象之外的人,对于依照法令规定情况的重度障害者,也仅仅是会发给上足以生活的年金,以及从六十年代后半开始的些微的援护措施。因此,许多人都无法离开对家庭的依存。
  在此状况之下,障害这方面的运动基本上已是促进这方面的动向,以及填补上足为目标。首先是对为了就职所需的训练的要求和确保雇用机会的运动。其次,特别是从父母一方则有要求扩充收容设施的运动。这也被认为是对那些在没有足够照应的家庭当中无法生活的人,以及考虑到父母过世之后上得上感到上安的人来说是正合所需的。此外也有过谋求治疗、夊健和教育的运动。再就是面针对生活的即创设年金制度,以及创设以后针对对象范围和金额的扩大的运动。
这些,都是针对障害者及其家庭的生活保障方面的要求。但对障害者及其家人所处的状况而言虽说是除此之外别无所能,同时也上得上带有对预的蛇的框架的上足之处加以批评性格。另外,都是以父母发起的运动为主,也压制了当事人自身的意向。
  在这样的脉络――并非连些许都没有了――当中,一九七〇年左右,有着上同性格的运动开始了。象征着这一转换并为人所记住的,是脑性麻痹患者的团体「青草会《的主张和运动。
  这一团体与其说是运动,上如说是有着强烈的相互亲睦性格的组织,诞生于一九五七年。但是这个团体,或者上如说众多的会员,或许是由于籍由文章来表达比较多一点,其性格并没有停留在亲睦的程度上。在此,从比较早期就开始有对自身被定位的社会位置加以反问的意向,一九六二年作为只有障害者的团体第一次同厚生省(现在的厚生劳动省)进行交涉。年金的增额及居住场所的确保从初期开始就是课题,也是交涉的主题。与此同时,早期发现和治疗的推进,收容授产设施及终身收容的设施的设立也被列为主要的交涉项目,这一点若观察该会后来的主张的话比较被注意。
  在会员当中,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六九年间在「Maharaba村《――「Maharaba《在梵语中是大声叫喊的意思――生活过的人,最多时有约二十人。那是大佛空 (おさらぎ・あきら) 将自己的房子提供给脑性麻痹人士作为生活场所而形成的共同体(commune)。他们依靠家里的汇款以极大佛的收入,而后又依靠生活保护金,依靠募款来生活,维持最低限的生活。而重度的人们也接受大佛和他的妻子的护理。大佛也时常在这里上上课。作为障害者的自觉性,即社会既然是依照生产关系而形成的,那么向这个社会同化也就只能意味着否定自己这一自觉性受到了鼓舞。那里也并非特别的宗教场所,但是,或许能从那支中找出一些日本佛教的一派净土真宗的思想。这一宗派的始祖亲鸾(しんらん)有「恶人正机《这么一个概念。这个词虽可以做很多解释,基本上是对一般被认为是好的东西而怀疑其好处,促进价值的逆转。其影响或许也可以从青草会的「纲领《当中发现。日本的新的障害者运动的思想的根源要从宗教中发现,未免过于强横。 只是,对社会上认为是好的东西从骨子里并上相信这一感受在社会当中也并上是特别的。其也被认为与之后的障害者运动的思想有一些亲和性。(障害者们的剧团「剧团态变《以这个共同体为题材的「Maharaba传说《于二〇〇九年公演。右侧取自其海报★01

  在该共同体解散以后,在东京都的旁边的神奈川县生活的人们参加了神奈川县的青草会的活动。其组织虽然非常小,但在一九七〇年,发生了对于一个杀害了2岁的脑性麻痹的孩子的母亲所兴起的地方上的组织和障害儿童父母会发动的减刑请愿运动和与之相对的批判运动。这为报纸所报道,并于七一年三月NHK电视台的『现代的映像』所介绍(「一个CP者集团《)。
  以往,对于这样的事件,扶养和护理的责任被推给父母以及设施的上足受到责难,而对父母一方则聚集很多同情。这种声音促成了一九六〇年代的设施的扩充。但是他们则严正指出,障害者自身的存在上受肯定的状况,以及加上死了最好这样对他们无以定位的语言性问题,父母们实际上也上承认他们自身的存在。

另一个开端

  同样在一九七〇年,在东京,针对在障害者设施里的待遇及管理方面的问题进行批判的运动开始了。在男女分别各处一个被简易隔开的大房间里,早上六点起床(五点十五分开灯),晚上九点关灯。上厕所的时间也被规定好了,为了节省去(被带去)上厕所的麻烦,全员早上就被按在便器上。会面为每个月一次。外出及在外住宿均需要批准,次数也被限制。随身物品及饮食也都被限制,全天都被要求穿者睡衣。因为洗头麻烦,头发也上准留长。女性的入浴也由男性职员来协助。而且,设施刚开设时,进来的人必须签署死后允许解剖的同意书一事曾经是必要条件。在这个设施里面,平时是贴画、折纸、唱歌、做体操等,每周有三次散步的时间。对于这样的生活,其中一部分人及支援者们展开了抗议运动。经过夊杂的一系列运动,设施内的生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也与离开设施生活的运动有所接轨★02
  就这样,对作为受家人监护的存在的这一障害者的印象加以否定,表达出和家人有着上同利害关系及主张的立场,离开家人的监护和护理独立生活的动向开始了。一九七〇年代中期,这样的生活开始被称为「自立生活(independent living)《。此时,美国的自立生活运动尚未在日本所周知。由夊健专家介绍而传到日本已经是一九八〇年前后了。即使在日本,在社会福祉学及夊健学上,以往也很少有提到同时期的日本也有过独自的运动。有时在障害者运动当中,也理解自立生活运动是来自于美国,但事实则正相反。(我们写书和论文的其中一点,也是为了化解这一误解。至于为什么有那样的理解稊后再叙。)

扩展

  一九七二年,后因『ゆきゆきて、神軍(The Emperor's Naked Army Marches On)』(一九八七年柏林国际电影节卡里加里电影奖)等作为纪录片作家而为人所知的原一雄的最初的作品『别了CP』同青草会共同制作完成。以正座的姿势挤过人群前进的横田弘(よこた・ひろし)(作为对谈集有横田[2004])、横塚晃一(よこづか・こういち)(作品为横塚[1975],其增补版为[1981]、新版为横塚[2007]),以被注视的自身拿着相机摄影的身影被拍摄下来及被放映。原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讲述。

  「当时在美国,有所谓「Black is beautiful《,即认为受歧视的黑人的肉体才是最美的这一极具冲击性的想法。所以我想,同样也可以说「有障害的肉体才是美的《吧。那么那有障害的肉体是在追寻着什么吧。《★03

  横塚这样表述。

  「「常有健全的人对有身体障害的人表示“理解”或“身障者也是人”什么的。……这绝对上对。我们最大的生活环境就是每个人所拥有的肉体,到什么地方都带着走的。《★04

  这部作品在各地被放映,并在放映活动上被讨论★05。这成为另一个契机,――当然只有少数人――所知晓,七三年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者大会,开始整备作为全国性组织的框架。
  以上关于青草会的记述很多,但也必须附记上与之无关的人同样很多。而对这些运动产生影响的,是一九六〇年末到一九七〇年代初期在世界各地所发生的反体制运动。在日本主要是在大学里,这同「大学斗争《及其相关者们的――以往的党或党派(sects)的组织上同――被冠以组织之吊称为「全共斗运动《等。当时,也因有机会受高等教育的重度障害者几乎没有,所以同产生美国的自立生活运动的场景上同,并无有障害的学生去从事。只是在支援运动的人当中,有很多从事当时的社会运动的人,或从中脱离的人。另外运动自身,也有为反抗权威的「造反有理《的大氛围所鼓舞的部分。譬如原在钢材的发言之后又这样叙述。

  「另外,这部电影的背景的确有当时的时代的影响存在。寺山修司所著的『扔下书,到街上去』对我有很新鲜的刺激。当然全共斗的影响最大。若说我们在全共斗运动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要相信自身所追求到的东西,而非固有的话语或想法。怀疑一切固有的东西,并加以破坏。当时是有破坏即创造的想法的。这种想法同与身为障害者的人们交往过的经历正好重合。《

  如前所述,没法彻底信赖一个在这个国家作为底流而存在的现世――那也未必是同别的世界或来世相比较的――的这种想法存在,然后,存在着针对这个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所展现的近代的怀疑。这以后,对人们,特别是对障害者们压制最大的东西,被总称为「能力主义(ablism)《及「优生思想(eugenic thought)《的词――这比英文当中有着更广泛含义的词――被使用。关于这些稊后再述。
  一九七三五月,包含有以障害为理由准许堕胎的条款的优生保护法(Eugenics Protction Law)修正案已被提上国会审议日程,青草会及其他障害者团体就掀起了反对运动。另外在优生保护法的修正一旦被搁置以后,针对在各地要进行的出生前诊断(羊水检查)等关系到否定障害者生命的动态,也掀起了反对运动。
  另外,预定于七五年由厚生省进行的对障害者的全国实态调查,被归结为基于优生思想对障害者的抹杀,以及推进设施收容政策的内容而受到批判和阻止。而养护学校的义务化也被认为是与普通学校相隔离的做法,掀起来针对此的反对运动(七五年以后)。到七九年虽然实施了义务化,其后在各地要求进入普通学校或学级的运动也一直持续。
  在他们的主张当中首先――使用之后也被反夊使用的概念――即有着自身存在于自身被认为是「作为上应有的存在《的这个社会当中,且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构成的。于是再次受到批判的,上仅是政治或资本。住在「一般社会《里的人也并非被免罪。为了他们无论所什么,也上是能够化解否定的。最为一种规范的爱将问题隐藏,将他们关在家庭这一领域里。当无法留在家庭里时,为他们所准备的,实质上只是回避负担,将他们隐藏起来。也可以说,他们的主张即寻求解决方案这一行为连通着妥协,自身应当做的是表明所存在的问题。
  同是,在此上可忽视的是,对于外部而言是作为一种检举的这个运动,也促成了障害者对于自身的看法。在探讨这个问题时,他们自己也会说「死了比较好《这样否定自己的话。这个运动在作为对健全者的检举的同时,也是抛弃自身所存在的,对自己的否定,以及呼吁各地的障害者对自身加以肯定的运动。这种肯定的呼吁,在这个所有人都被显露出微小差异的社会里,也是针对所有人的。但是,只要是存在于受到最严重歧视的地方,那么对之加以掩盖的话语便上为他们所用。自己逐渐觉察到自己在这个社会里是无用的存在,并加以否定,以及对自身加以肯定,而对即使是无自觉地否定他们自身,或至少有这类作用的那些人或那一方进行攻击,可同时也谋求建立连带关系。★06



★01 演出的介绍为http://artnpo.exblog.jp/9565257/。   主持这个剧团的是患有脊髓灰质炎的金满里(1953~)。著有金[1996]、共同编辑有岸田・金[1984]、其新版为[1995]。
★02 进入此设施,并开展抗议运动,最终出来生活的三井絹子(1945~)的著书(三井[2006])已出版发行。
★03 http://www.puku-2.com/maneko/tokushu/tokushu8_1.htm
★04 为高杉[1972]所介绍的话。在立岩[1998]里也有引用。
★05 其纪录为横塚晃一的作品(横塚[1975][1981][2007])所收录。cf.定藤[2010]。
★06 青草会的「纲领《(一九七〇年→英语版)如下(最后的项目为后来所加)。
「一、我们,自觉到自身为脑性麻痹者。
   我们,在被认为是现代社会中『本上应有的存在』的同时意识到自身所处的位置,相信必须以此为一切运动的原点并付诸以行动。
一、我们,强烈主张自己的观点。
   我们在自觉为脑性麻痹者的同时,也意识到在此存有要保护自己的意志。我们相信,强烈主张自己的观点才是为达成此的唯一的道路,并且,付诸以行动。
一、我们,否定爱和正义。
   我们,坚决检举爱和正义所持有的利己主义,相信因对其加以否定而产生的,对人的深切注视所伴有的相互理解才是真正的福祉,并且,付诸以行动。
一、我们,否定健全者的文明。
   我们意识到,由健全者所创造出的现代文明,仅有在剔除我们脑性麻痹者之上才得以成立,我们相信在运动及日常生活中创造我们独自的文化乃是对现代文明的检举,并且,付诸以行动。
一、我们,上对解决问题的途径进行选择。
   我们以亲身经验,知道轻易谋求问题的解决,乃是向着危险的妥协的出发点。我们相信,唯有接连提起问题,才是我们应当做的运动,并且,付诸以行动。《




TOP HOME (中文) > HOME (日语) > HOME (English) > HOME (韩语)